财经>财经要闻

Kwong Wah

2019-09-28

文:冯振豪

两周前垦殖民为开斋节花红忧愁时,认为政府没有顾忌到他们的困境,希盟内部也因此事进行过一番论争,最后首相拍板决定发放花红予垦殖民方可平息。

垦殖民对一直对政府处理垦殖民事务信心缺缺,因此,在金马仑国席狠挫希盟一局。没法讨好垦殖民欢心的希盟几近乏术,按国阵方式照顾垦殖民的话除了会拖累财政,改革也因此停顿;削减福利,引来怒火是必然的,还要面对巫伊的挑衅,间接削弱削弱垦殖民对希盟的信任度。

反观其他群体的反弹声接踵而至。垦殖民“耕者有其田”,许多城市人连房子都买不起,生活撑着过,为何就他们可以因没有花红就不满。而其他族群没有因其节庆获得公家的额外“优待”,何来垦殖民可以拥有特别待遇?甚至有网民哀叹,无论政府付出多少,垦殖民都不会给予感恩,因为他们只听巫统和伊党的笛子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很多垦殖民认为自己被刁难均属子虚,反之希盟政府太专注垦殖区引起了城市选民的眼红。在棕油价格波动之际,希盟东奔西跑拉订单,成功说服中国商家购入庞大的棕油,找到新销路推广产品。在2019年预算案中只“降低”援助金并非废除,反之希盟的白皮书中表明其全力转型种植业的立场,而且报告书中数据也列明如今垦殖区之所以生活窘迫,很大原因是前朝国阵所留下的烂摊子,例如联土局和FGV的财务亏空,而垦殖民却觉得希盟在狡辩,殊不知政府屡屡善待他们,已让许多509票投希盟的人感到愤愤不平了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垦殖民社群关注的是补助和津贴,政府担忧的则是债务和前途,这便致使双方缺乏共识,政府多么用心的在处理问题,垦殖民仍无法谅解。倒是靠垦殖区起家的巫统和伊党酝酿情绪,放大希盟疏失,把问题种族化或宗教化。

希盟与垦殖民间须筑起一道桥梁,像垦殖民之子这类的组织进行沟通。这些机构不仅应将垦殖民的牢骚传达政府,还要把政府的动机传达下去,要让他们知道,想要未来的生活过得更好就必须跟随步伐,相信政府,而希盟也要遏制极端主义散播恶言,否则改革只有功亏一篑。

责任编辑:屠凡鲎